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案例選編
 
宗教活動行政處罰與聽證
發布時間: 2019/9/12日    【字體:
作者:宗教活動 行政處罰 聽證
關鍵詞:  法路癡語  
 
謝素瓊與忠縣民族宗教事務局行政處罰二審行政判決書
 
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2015)渝二中法行終字第00075號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原審原告)謝素瓊,女,漢族,重慶市墊江縣人,1963年4月16日出生,住址福建省。
 
委托代理人王德文,重慶賢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忠縣民族宗教事務局,住所地重慶市忠縣忠州鎮中博大道2號,組織機構代碼76269127-4。
 
法定代表人戚光軍,局長。
 
委托代理人戴宗憲,重慶泰源律師事務所律師。
 
訴訟記錄
 
上訴人謝素瓊訴被上訴人忠縣民族宗教事務局(簡稱簡稱縣民宗局)行政處罰一案,不服忠縣人民法院(2015)忠法行初字第00001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案件基本情況
 
原審認定,原告謝素瓊沒有取得宗教教職人員資格證,未經民族宗教事務管理部門批準,自2007年以來,在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忠縣花橋活動點冠以教派名稱并參與“真耶穌教”掛牌,從事教堂教務管理,召集信徒并主持內部選舉,參與開鎖取出“奉獻箱”捐款,給教堂購買、整理和發放基督信徒學習資料,上臺講道并幫助糾正他人講錯之處,物色安排月工并召開月工會,長期在教堂居住生活并看守教堂。原告經常走鄉串戶,在花橋鎮、拔山鎮等地進行傳教活動,傳道讀圣經,發展信徒,從教堂集體資金中領取電話費和生活補助費。
 
2014年9月11日,被告在查實原告的行為后,以原告違反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第四十條和《重慶市宗教事務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根據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四十五條第二款和《重慶市宗教事務條例》第四十三條的規定,對原告作出忠民宗行字(2014)第(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原告停止違法宗教活動。原告認為被告做出的該具體行政行為與事實不符,沒有相應法律依據和采取合法的處理程序,其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是錯誤的,遂于2014年9月3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本院審查發現該案屬于行政復議前置的規定情形,原告在未經復議的情況下即提起訴訟欠妥。經釋明后,原告于2014年10月22日向本院申請撤訴。本院以(2014)忠法行初字第00027號行政裁定書裁定“準予原告撤回起訴”。嗣后,原告向忠縣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復議申請。忠縣人民政府于2014年12月11日作出忠府復決字(2014)9號行政復議決定書認為《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四十條不能作為對原告行為進行本案行政處罰的法律依據,決定:對被告忠民宗行字(2014)第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所適用的法律變更為“謝素瓊未取得基督教教職人員資格,從事宗教活動,違反了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重慶市宗教事務條例》第三十二條之規定”;維持該《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違法宗教活動”的行政處罰。原告對被告的行政處罰不服,再次提起行政訴訟。
 
原審認為,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五條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依法對涉及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務進行行政管理,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其他有關部門在各自職責范圍內依法負責有關的行政管理工作”。被告縣民宗局對原告謝素瓊作出的宗教事務行政處罰,屬于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行使職權。《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本案原告謝素瓊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被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并判令被告賠償損失,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范圍。
 
關于被告主體資格是否適格問題。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第二款規定:“經復議的案件,復議機關決定維持原具體行政行為的,作出原具體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是被告;復議機關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的,復議機關是被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復議決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行政訴訟法規定的‘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一)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所認定的主要事實和證據的;(二)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所適用的規范依據且對定性產生影響的;(三)撤銷、部分撤銷或者變更原具體行政行為處理結果的。”本案復議機關忠縣人民政府并沒有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所認定的主要事實和證據。雖然改變原具體行政行為所適用的部分規范依據,但未對定性產生實質性影響,復議機關并沒有撤銷、部分撤銷或者變更原具體行政行為,而是維持被告縣民宗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責令停止違法宗教活動”的行政處罰。因此,作出原具體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縣民宗局是本案的適格被告。
 
關于被告縣民宗局對原告謝素瓊作出的行政處罰是否合法的問題。我國現行相關法律法規一方面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另一方面維護宗教和睦與社會和諧,規范宗教事務管理。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規定:“宗教教職人員經宗教團體認定,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備案,可以從事宗教教務活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中規定:“假冒宗教教職人員進行宗教活動的,由宗教事務部門責令停止活動……”。《重慶市宗教事務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一款規定:“宗教教職人員的身份由宗教團體依據本宗教的全國性宗教團體制定的宗教教職人員的認定辦法認定,在認定后的二十日內,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備案。”第四十三條規定:“在未經登記的宗教活動場所或未經宗教事務部門同意或指定的場所內進行宗教活動的,由區縣(自治縣、市)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
 
根據查明的事實,原告謝素瓊從事宗教教務活動,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原告謝素瓊既未經宗教團體認定,也未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備案,沒有依法取得宗教教職人員身份,沒有從事宗教教務活動的資質。雖然原告謝素瓊作為國家公民依法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不得擅自從事宗教教務活動。因此,被告縣民宗局作為忠縣宗教事務行政管理部門,作出責令原告停止違法活動的具體行政行為,并在行政處罰前向原告謝素瓊告知了陳述和申辯權利,依法送達相關行政處罰文書,其具體行政行為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謝素瓊提出,被告縣民宗局作出處罰決定書中錯誤適用的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第四十條的問題,已在行政復議過程中得到糾正,況且該法律適用的部分條文變更并未影響對原告謝素瓊行政處罰結果的定性,復議機關忠縣人民政府維持了被告縣民宗局作出的行政罰決定。原告謝素瓊在本案行政訴訟中主張被告行政處罰適用法律錯誤、程序不當的理由不成立。
 
關于原告謝素瓊要求被告賠償損失問題。原告謝素瓊要求被告縣民宗局賠償因訴訟支出的委托代理費及往返交通費等20000元,由于在舉證期限內未提供相關損失的證據,且被告縣民宗局的行政處罰合法有效,因此原告的賠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對此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十六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四)其他應當判決駁回
 
訴訟請求的情形。”本案原告謝素瓊請求人民法院撤銷被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并判令被告賠償損失的事實和理由不成立,本院對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條、第二十五條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五十六條(四)項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謝素瓊要求撤銷被告作出的忠民宗行字(2014)第(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和要求被告賠償損失費用20000元等的訴訟請求。
 
宣判后,上訴人謝素瓊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認為一、原審中,被上訴人沒有舉示作出行政處罰所依據的任何規范性文件,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原審判決認定被上訴人適用法律正確是錯誤的。二、上訴人系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自己捐出積蓄修建教堂、義務看守教堂、幫教會打印資料、和教友們一起讀圣經的行為是一名普通信徒所做的事,上訴人從未以宗教人員身份進行活動;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和花橋鎮人民政府的證明,不符合單位作證的基本形式,不能作為證據使用,被上訴人沒有證據證實上訴人違法事實的成立,被上訴人將上訴人信教行為定性為非法宗教活動是錯誤的。三、被上訴人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前沒有告知上訴人享有回避、陳述、申辯和聽證的權利,違反了《重慶市民族宗教事務行政處罰程序規定(試行)》第十五條、第二十五條規定的程序。四、被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所告知的權利錯誤,導致上訴人按照其告知的權利提起訴訟后不得不撤訴,申請行政復議后再起訴,所產生的律師費、訴訟費、交通費等損失均是被上訴人處罰決定書中交代的權力錯誤造成的,理應由被上訴人賠償。綜上,被上訴人的行政處罰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程序錯誤且未提供處罰決定所依據的任何規范性文件。請求依法改判或發回重審。
 
被上訴人縣民宗局答辯稱,一、被上訴人在原審答辯和開庭時向法院提供了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相關法規的條款,完成了相應的舉證責任;被上訴人行政處罰決定書中引用的部分法律條文不準確,已被忠縣人民政府行政復議決定書所糾正,其認定的違法事實和適用法律是一致的也是正確的。二、上訴人沒有取得基督教教職人員資格并且從事了教務活動,按照《宗教事務條例》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就是假冒宗教人員進行宗教活動,通過舉證質證、已為原審法院認證;忠縣花橋鎮人民政府、中共忠縣拔山鎮委員會、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的證據材料屬于書證,不是證人證言,符合證據的法定形式,應當予以采信。三、被上訴人在作出處罰決定前書面告知了上訴人享有陳述、申辯權利,因本案不屬于聽證范圍,故未告知聽證權利,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沒有任何違反法定程序的情形。四、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條、第四條規定,行政賠償的條件是具體行政行為違法并造成損失;被上訴人作出的處罰決定合法,不屬于行政賠償范圍。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審被告在法定期限內向人民法院提交下列證據: 1、行政處罰決定書;2、行政復議決定書;3、對原告謝素瓊的調查筆錄;4、對證人王懷金調查筆錄;5、對證人周淑蘭調查筆錄;6、對證人顏其林的調查筆錄;7、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的證實材料;8、忠縣花橋鎮人民政府證實材料《忠縣花橋鎮人民政府關于忠縣基督教活動點情況》;9、忠縣拔山鎮人民黨委的證實材料《拔山鎮關于處置真耶穌教派非法聚會活動的情況匯報》;10、忠基愛(2014)5號《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關于花橋人謝素維等在拔山私設教堂的報告》;11、忠基愛(2014)7號《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關于執行忠縣民宗局整改和停止花橋活動點宗教活動的情況報告》;12、《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關于花橋真耶穌教派信徒﹤申訴書﹥的說明》);13、原告謝素瓊編寫的傳教材料;14、忠縣民族宗教事務局《行政處罰告知書》。其中,第1號證據擬證明原告違反了國務院《宗教事務條例》規定,決定給予原告責令停止違法宗教活動的行政處罰;第2號證據擬證明復議機關對被告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適用法律不當的問題已經“變更”糾正,并維持了被告作出的“責令停止違法宗教活動”的行政處罰,對原告的行政賠償請求不予支持;第3號證據擬證明原告在接受被告詢問中承認了自己違法進行基督教教務活動;第4至13號證據擬證明原告謝素瓊未經批準,長期居住在教堂,在花橋鎮、拔山鎮非法專門從事教務活動;第14號證據擬證明在行政處罰前,被告已告知原告將受到的處罰事項及享有的陳述、申辯權利。
 
原告謝素瓊在舉證期限內提供的證據有:1、原告身份證;2、行政處罰決定書;3、申訴書、申請報告、回復、讀經計劃表;4、重慶市宗教民族事務委員會文件;5、照片、光盤、錄音材料。原告謝素瓊當庭提交的證據有:6、對證人沈聯權、劉小紅的調查筆錄和多人共同簽名的證明材料;第7號證據撤訴申請書和準予原告撤訴的行政裁定書。其中,第1號證據擬證明原告的基本情況;第2號證據擬證明被告違法處罰原告;第3號證據擬證明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為忠縣花橋鎮、拔山鎮活動點頒證、換證,被告不但拒不辦理,反而利用各種方式打壓,迫害原告和所有信徒,同時證明原告信教是合法的,原告并沒有非法傳教行為;第4號證據擬證明原告所在的真耶穌教會是合法的組織,并不是被告所認定的非法教會,原告只是信教,沒有非法傳教;第5號證據擬證明原告所在教會活動點完全符合安全規定,被告粗暴執法并打壓信徒的事實;第6號證據擬證明原告沒有進行非法傳教活動;第7號證據擬證明在被告行政處罰決定后行政復議前起訴有撤訴的事實。原告在舉證期限屆滿后,在庭審中向本院申請證人張玉松等三人出庭作證,本院未予準許。
 
原審對雙方證據的認定意見為:被告提交的第1至第2號、第14號證據處罰決定書、復議決定、行政處罰告知書,因原告對其客觀真實性無異議,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交的第3至第6號證據,對原告及王懷金、周淑蘭、顏其林三位證人的調查筆錄具有合法性、客觀性和關聯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交的第7至13號證據來源合法,相互印證,具有客觀性和關聯性,本院對其有效部分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第1至第7號證據因被告未表示異議,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第3號至5號申訴書、申請報告、錄音材料等證據因不符合證據的法定形式,本院對此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第6號證據對證人沈聯權、劉小紅的調查筆錄雖然證據的取得和形式合法,但兩位證人均系與原告有利害關系的“真耶穌教”信徒,且與被告提交的對原告本人的調查筆錄在內容上相抵觸,缺乏證明效力,本院對此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多人共同簽名的證明材料因不符合證據的法定形式,缺乏客觀真實性,本院對此不予采信。
 
原審法院將本案證據隨卷已移送本院,經審查,原審認定事實基本清楚,采信證據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二審中,上訴人謝素瓊向本院申請證人劉小紅、沈聯權、張玉松出庭作證,用于證實謝素瓊只是看守教堂打掃衛生、不是教堂負責人,沒有進行傳教活動。對證人證言,本院認為,上述證人證言所證實的內容與謝素瓊本人在接受被上訴人調查詢問時所作的陳述以及與被上訴人調查其他證人的證言相矛盾,不具有真實性,本院不予采信。
 
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認定的事實基本一致。
 
裁判分析過程
 
本院認為,根據《宗教事務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宗教教職人員經宗教團體認定,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備案,可以從事宗教教務活動”、第二十九條“宗教教職人員擔任主持宗教活動、舉行宗教儀式、從事宗教典籍整理、進行宗教文化研究活動,受法律保護”的規定,宗教教職人員經宗教團體認定并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備案后才可以從事宗教教務活動,其從事的宗教活動才受法律保護。從上訴人謝素瓊在接受被上訴人縣民宗局調查時陳述的內容來看,足以說明上訴人不具備宗教教職人員身份,但從事了主持宗教選舉會議、管理宗教性捐款、網上下載和向其他教會購買宗教資料并依樣打印后散發給教徒、上臺講道并糾正他人講錯之處、在花橋鎮、拔山鎮等地傳教等宗教管理和宗教教務活動,并從教會接受的捐款中領取電話費和生活補助費。上述事實,除了上訴人的自認外,還有被上訴人對王懷金、周淑蘭、顏其林等人的調查筆錄以及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出具的《證實材料》、《關于執行忠縣民宗局整改和停止花橋活動點宗教活動的情況報告》、《關于花橋真耶穌教派信徒〈申訴書〉的說明》、忠縣花橋鎮人民政府向縣民宗局出具的《忠縣花橋鎮人民政府關于忠縣基督教活動點的情況》等材料予以證實。忠縣基督教三自愛國會和忠縣花橋鎮人民政府作為單位,其出具的證明材料和情況說明系書證并非證人證言,兩份證據均加蓋有單位印章,其來源合法,證明內容與其他證據相印證。故被上訴人認定上訴人假冒宗教教職人員進行宗教活動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原審法院對上述證據予以采信并無不當。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認定的事實缺乏證據證實、原審法院采信證據錯誤的理由不成立。
 
關于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未舉示行政處罰所依據的法律規范以及原審適用法律錯誤的問題。被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中明確載明所依據的法律法規為《宗教事務條例》和《重慶市宗教事務條例》的相關條文,雖然其引用的《宗教事務條例》第四十條不應適用于本案,但該錯誤在行政復議時已被復議機關糾正。被上訴人在舉證期內向原審法院提交的證據材料清單上雖未載明所適用的法律法規名稱,但在其舉示的證據中附有《宗教事務條例》和《重慶市宗教事務條例》的相關條文,上訴人認為被上訴人未舉示法律依據以及原審適用法律錯誤的理由不成立。
 
關于行政處罰是否程序違法的問題。被上訴人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前作出了行政處罰告知書,告知了上訴人擬將對其進行處罰的內容、享有的陳述和申辯權利,上訴人在行政處罰告知書的被告知人意見中簽署了“我不提出陳述和申辯”的意見,故被上訴人已經履行了告知義務,上訴人自行放棄了陳述和申辯的權利。關于上訴人稱被上訴人未告知其享有申請回避和聽證權利的問題,《國家宗教事務局行政處罰程序(試行)》第十五條“作出停止宗教活動場所活動;吊銷宗教活動場所登記;取締擅自設立的宗教活動場所或者宗教學校;對公民處1000元以上、對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處10000元以上罰款等行政處罰決定之前,應當告知當事人有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當事人要求聽證的,應當組織聽證”,本案系責令上訴人個人停止違法宗教活動,不是對其個人或單位罰款,亦不是停止宗教活動場所活動等其他處罰決定,故該法條規定的聽證程序并非必經程序;《重慶市民族宗教事務行政處罰程序規定(試行)》第二十五條對執法人員人數、回避制度、詢問當事人或其他知情人、制作調查筆錄等內容作出了規定,被上訴人在詢問當事人和調查知情人時都是兩名執法人員共同進行并出示了證件,雖然被上訴人在調查筆錄中未明確告知被調查人申請回避的權利,但被上訴人制作的調查筆錄經被調查人核實無誤后簽名確認,且上訴人未提供證據證實執法人員與當事人有直接利害關系屬于應回避的情形,故被上訴人的調查程序和處罰程序并無不當。
 
關于是否應該賠償上訴人損失的問題。行政賠償是以行政行為違法為前提,直接損失為范圍。本案系上訴人謝素瓊請求撤銷行政處罰決定案一并提起的行政賠償訴訟,因被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并未被確認違法,上訴人也未舉證證實其損失情況,故其一并提出的行政賠償請求無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行政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被告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但尚未對原告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或者原告的請求沒有事實根據或法律根據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駁回原告的賠償請求”的規定,原審判決駁回其賠償請求并無不當。
 
綜上,被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雖有部分不當,但已被復議機關予以糾正后維持原處罰決定。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判決結果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上訴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謝素瓊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文尾
 
審 判 長  張建平
 
代理審判員  劉紅霞
 
代理審判員  程鴻聲
 
二〇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書 記 員  熊雨來
 
法路癡語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論我國宗教平等的法律保護 \彭瑞花
【摘要】宗教平等在我國宗教法治建設中意義重大,國家已制定出相對完善的宗教法律體…
 
和諧社會視野下宗教立法問題研究 \黃坤
【摘要】:宗教立法有多種含義,本文所指的是國家立法機構制定涉及宗教事務的法律法規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上訴人劉振順與被上訴人伊春市基督教協會健康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下一篇文章:青海宏信混凝土有限公司與西寧市城東區怡心園小區伊斯蘭教活動點民主管理委員會、吳昌軍買賣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