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活動
 
唐都長安上元節的真實模樣
發布時間: 2019/9/12日    【字體:
作者:張勃
關鍵詞:  唐都 長安 上元節  
 
 
“月色燈光滿帝都,香車寶輦隘通衢。身閑不睹中興盛,羞逐鄉人賽紫姑。”這是唐代著名詩人李商隱關于元宵節的一首作品。詩人聽說都城正月十五夜張燈,他想象著那里月光如水,花燈如山,裝飾華麗、散發著香氣的馬車堵塞了寬敞的大道,這樣的盛況自己竟無緣目睹,而只能跟著鄉民參加賽紫姑的活動,不由內心充滿了羞慚與遺憾。他的詩徑直以《正月十五夜聞京有燈,恨不得觀》為題,可見遺憾到了怎樣的程度!原來唐都長安的元宵節,不僅為當代的我們所向往,它也是大唐人自己的夢想與渴望。
 
唐代以前的“元宵節”
01
 
元宵節是我國重要的傳統節日之一,標志性時間在一年的第一個月圓之夜——農歷正月十五。也因此,在唐代及唐代以前,這個節日最常用的名字就是“正月十五”或“正月望”。當然,在唐代,受道教的影響,正月十五也被稱為“上元節”,是天官賜福的日子。
 
關于元宵節的起源,有“漢武帝祭祀太一神”“漢明帝燃燈表佛”等不同說法。不過,目前所見關于正月十五習俗活動的明確記載并非出自漢代,而是南北朝時期。比如《北齊書·爾朱文暢傳》記載:“自魏氏舊俗,以正月十五日夜為打竹簇之戲,有能中者,即時帛賞。”又南朝梁宗懔《荊楚歲時記》轉引《石虎鄴中記》云:“正月十五日,有登高之會”,并記載了迎紫姑占卜人事和年成的習俗。當時還有用油膏豆糜祭祀神靈以保佑蠶桑豐收的做法,人們還會端著肉粥登到屋頂上邊吃邊詛咒老鼠:“登高糜,挾鼠腦,欲來不來?待我三蠶老。”為的是驅逐老鼠,使蠶業免受傷害。所有這些記載都表明最遲在南北朝時期,正月十五已是具有多種習俗活動的民間節日了,只是這時候它還沒有和后來盛行的張燈結彩掛起鉤來。
 
在稍后的隋朝,元宵節獲得了巨大發展。據《隋書·音樂志》記載,隋煬帝時期,在東都洛陽,“每歲正月,萬國來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門外,建國門內,綿亙八里,列為戲場”,處處張燈結彩,歌舞日夜不休,活動足足持續半個月之久,僅表演者就達三萬人之多。大業六年,同樣在正月十五,又“盛陳百戲,自海內凡有奇伎,無不總萃。崇侈器玩,盛飾衣服,皆用珠翠金銀,錦罽絺繡。其營費巨億萬。……金石匏革之聲,聞數十里外。彈弦擫管以上,一萬八千人。大列炬火,光燭天地,百戲之盛,振古無比。”
 
其實,在隋文帝時期,正月十五就已經熱鬧繁盛得很了。開皇年間,一個叫柳彧的官員曾經上書說,都城和其他一些地方,每到正月十五夜,就會“充街塞陌,聚戲朋游,鳴鼓聒天,燎炬照地,人戴獸面,男為女服,倡優雜技,詭狀異形”,一片狂歡景象。這份奏折原意是批評正月望夜的浪費資財、傷風敗俗,卻留下了當年元宵節盛極一時的確鑿證據。在隋朝,元宵節不僅有大型的歌舞、百戲、夜游等活動,張燈的做法也出現了。隋煬帝有《正月十五日于通衢建燈夜升南樓》詩:“法輪天上轉,梵聲天上來。燈樹千光照,花焰七枝開”,可以為證。
 
只是隋朝這個王朝太短命了,所幸它鑄就的元宵節在下一個朝代得到了延續。有唐一代,國家形成了大一統的局面,社會相對安定,日漸發達的生產力帶來了相對富裕的物質生活,城市大大發展,人們的精神面貌也大為改觀,呈現出蓬勃向上、恢宏自信的大唐氣象。都城長安的元宵節,既是大唐氣象的合理產物,也是大唐氣象的重要表征。大唐的盛世繁華,正可以通過元宵節窺見一斑。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02
 
過節是需要時間的,唐代將過元宵節的時間用制度化的方式進行規范,一方面給元宵節放假,一方面解除節日期間的城市夜禁,這都在都城長安率先得到實踐。
 
至少從秦漢時代起,國家公務人員已有休沐、告寧和節假制度。此后,一直到清代,休假制度都是一項重要的人事管理制度。但普遍地以節日為法定假日,是從唐玄宗開始的;元宵節成為國家法定假日,也始于唐玄宗。最初休假一日,后來增加為三日。
 
不僅如此,為了讓大家過好元宵節,唐朝還暫時取消了城市的宵禁規定。所謂宵禁,就是禁止夜間隨便活動。我國長期遵循“明而動,晦而休”也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則,反映在城市管理上就是宵禁制度的實行,這當然也出于城市安全的考慮。早在先秦時期,已有專門負責宵禁的官員,稱為“司寤氏”,《周禮》記載他的職責是觀察星象,確定入夜的時間,并詔告巡夜的官吏實行夜禁,“御晨行者,禁宵行者、夜游者”。唐朝也實行宵禁制度,長安作為國家都城,是國家政治中心,安全問題格外重要,宵禁也更加嚴格。
 
根據文獻記載、考古發現和學者研究,唐長安城是在隋大興城基礎上繼續營建增修的結果,面積達83平方公里多,按中軸對稱布局,由外郭城、宮城和皇城組成。宮城位于全城北部中心,皇城在宮城之南,外郭城則以宮城、皇城為中心,向東西南三面展開。城內街道縱橫交錯,劃分出100多個里坊,此外還有東市、西市等大型工商業區。城、坊、市四周皆有高大的圍墻,開辟不同數量的門以供出入。城門、坊門、市門都是夜閉晨開。閉門開門的時間,最初是由被稱為“金吾”的人員口頭傳呼。貞觀年間,唐太宗接受大臣馬周的建議,在長安城各主干道設立街鼓,俗稱“冬冬鼓”,通過擊鼓傳遞開閉門的時間。
 
閉門時段就是宵禁時間,非特殊情況不能在街上走動,否則就是“犯夜”,根據《唐律疏議》規定,犯夜者要受到“笞二十”的懲罰。但是元宵節期間,宵禁就暫時取消,坊門、市門晝夜開放,任人通行,稱為“放夜”。天寶三年(744年)十一月敕規定,不關閉坊市門的日子是正月十四、十五和十六三日。天寶六年又進行了一些調整,將開坊市門的時間改為正月十七至十九三日,改動的理由是:“重門夜開,以達陽氣,群司朝宴,樂在時和,屬此上元,當修齋錄,其于賞會,必備葷膻。比來因循,稍將非便。”原來,受佛教、道教影響,正月十五前后三日是修齋吃素的日子,而開坊市門燃燈令人賞會,無酒無肉,難免使人無法盡興,調整時間正為了解決這一矛盾,兼顧兩種需求。
 
這里且不論是正月十四到十六,還是正月十七至十九,反正因為元宵節,身在長安的人們擁有了晝夜相連的三天時間,可以在城中自由活動。這對于終年受制于宵禁制度的唐代長安人而言當然是極為難得的機會。“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正是他們在元宵節期間的真實心聲。
 
元宵放假、取消宵禁,是唐代人的新舉措,它為后世所沿襲,也為唐都長安將元宵節過成流光溢彩、聲色交映的狂歡節奠定了基礎。正是有了這樣的舉措,燃燈結彩才具有充分的意義,長安人也才能夠“今夕重門啟,游春得夜芳”,才能夠“歡樂無窮已,歌舞達明晨”。
 
新正圓月夜,猶重看燈時
03
 
“新正圓月夜,猶重看燈時。”燈與月交相輝映,點亮了都城的夜晚。燈是長安元宵節最重要的節日物品和文化符號,燃燈觀燈則是核心的習俗活動,無論男女老少,無論貴賤貧富,都被它吸引著,連皇帝也不能免俗。
 
事實上,在長安,正是皇親國戚的熱衷參與造就了元宵節的繁盛。景龍四年(710)正月十五夜,唐中宗曾經和皇后一起微服出宮觀燈,并且“放宮女數千人看燈,因此多有亡逸者”,第二天他們再次“微行看燈”。唐睿宗也喜歡看燈,先天二年(713)元宵節期間,就曾到宮城南面西門——安福門觀燈。當時門外安裝了高達二十丈的燈輪,“衣以錦綺,飾以金玉”,上面點燃了五萬盞燈,“簇之如花樹”,十分壯觀。《舊唐書·音樂志》記載,唐玄宗也常在節日期間到勤政樓“觀燈作樂”,夜深人靜時,即遣宮中女子邊歌邊舞,借此娛樂,又有繩戲、竿木等雜技,“詭奇巧妙,固無其比”。韓國夫人則有百枝燈樹的制作,高八十尺,豎立于高山之上,“元夜點之,百里能見”,比月亮更明。
 
“妓雜歌偏勝,場移舞更新。”長安的元宵節活動當然不只有燈,引人注目的還有歌聲嘹亮、舞姿綽約,尤其是踏歌人的豪華陣容。踏歌是以腳踏地為節、載歌載舞的群眾性娛樂歌舞活動。參加者踏足而舞,聯袂而歌,非常熱鬧。詩人張祜《正月十五夜燈》有詩描寫踏歌盛況:“千門開鎖萬燈明,正月中旬動帝京。三百內人連袖舞,一時天上著詞聲。”這里的“三百”之數,不可謂不多,但長安歷史上還有兩三千人在燈輪下踏歌三日三夜的壯舉:兩千多美麗的妙齡女子,在月色燈光中,手牽著手,肩并著肩,拂袖、傾鬟、低頭、彎腰、轉身,隊形不斷移動變化,“歌響舞分行,艷色動流光”,想一想就令人心馳神往。踏歌是歌曲與舞蹈的交融,為此,唐代文人創作了不少踏歌詞,其中張說有《十五日夜御前口號踏歌詞二首》,其一云:“花萼樓前雨露新,長安城里太平人。龍銜火樹千重焰,雞踏蓮花萬歲春。”其二云:“帝宮三五戲春臺,行雨流風莫妒來。西域燈輪千影合,東華金闕萬重開。”歌詞專為元宵節而作,也反映了長安元宵節的盛大景象。
 
爛熳唯愁曉,周游不問家
04
 
對于實行宵禁制度的長安人而言,僅元宵節“放夜”本身就足以令他們走到戶外,更何況還有明亮的月光、高大的燈輪、動聽的歌曲、曼妙的舞姿呢?所以,男女老少紛紛走上街頭,有史料記載:“貴游戚屬及下隸工賈,無不夜游。車馬駢闐,人不得顧。王主之家,馬上作樂以相夸競”。其實就是形形色色的人本身也是一道值得欣賞觀看的風景。
 
在這方面,司馬光夫人就是個很有說服力的人物。某年元宵節,司馬光的夫人想要出外看燈,司馬光問:“家中點燈,何必出看?”夫人回答:“兼欲看游人。”司馬光只好反問道:“某是鬼耶?”這雖是發生在宋代的故事,但它反映的人心和情感是一樣的。
 
“今夕重門啟,游春得夜芳。月華連晝色,燈影雜星光。南陌青絲騎,東鄰紅粉妝。管弦遙辨曲,羅綺暗聞香。人擁行歌路,車攢斗舞場。經過猶未已,鐘鼓出長楊。”這是唐代詩人沈佺期筆下的夜游。盡管此時仍然天寒地凍,但是絲毫不影響人們的興致。“爛熳唯愁曉,周游不問家”,他們所擔心憂愁的是天那么快就要亮了,再見又要到來年,于是抓緊時間在月華燈影中流連不已。在對夜游的狂熱中,我們看到長安人對美好生活的感受能力和對自由的熱愛與追逐。
 
金吾弛禁、通宵達旦、官民共享、夜游玩樂,唐都長安的元宵節是高唱自由之歌的盛大儀式。它顛覆了日常生活的時間和空間,也突破了日常生活的等級和規矩,它豐富了元宵節的習俗活動,也發揚了元宵節的狂歡精神,是元宵節發展史上一個難以超越的高地。

民俗學論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論我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護與限制研究 \張勝霞
碩士論文摘要 宗教是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世界上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視域下的宗教:兼論基督教中國化 \黃海波
——基于長三角宗教信仰調查數據的分析 內容提要: 現代多元社會中,宗教與信…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天人之間的三元節
       下一篇文章:中秋節的傳統變化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