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慈善
 
慈善的法律意蘊
發布時間: 2019/8/29日    【字體:
作者:呂鑫
關鍵詞:  慈善 法律  
 
 
慈善法實施近三年之際,社會各界仍然對該法存在諸多疑問,最為突出的問題之一即是“什么是慈善”。誠然,對于慈善的界定無疑是慈善立法所應解決的首要問題,如果無法在規范層面準確地界定慈善,那么也就無法在實踐層面精準地界分慈善。事實上,人們對此問題可能會通過列舉的方式給出各種回答,諸如慈善就是向貧困群眾施以援手,為促進教育提供資助,以及為保護環境貢獻力量等等。這些回答固然正確,但從概念界定的角度來說卻略顯不足,尤其是其無法回答現象背后更為復雜的問題:為何上述這些目的不同、差異明顯的活動都能被稱之為“慈善”?換言之,上述這些活動表面雖然具有差異性,但其背后卻又具有某種共同性。
 
那么,慈善活動背后的共同性究竟是什么呢?一般認為,所有的慈善活動都具有利他性,諸如接濟流浪者、撫慰殘疾人、幫助老年人等,而利他性也將慈善與具有利己性的商業活動區分開來。但問題在于,我們并不能簡單地將慈善與利他等同,畢竟有些利他性活動并不屬于慈善活動。比如,當我們無償地幫助親友時,這種行為具有利他性卻又難以視為是慈善。更重要的是,慈善來源于人們無償捐贈的財產和時間,但在國家和人民尚不富裕、捐贈總量有限的情況下,慈善活動根據利他范圍的不同又可以區分為兩大類:一類慈善活動是以特定的個人或少數人為受益人,典型的如接濟乞討者;另一類則是以不特定的多數人或所有人為受益人,典型的如為貧困地區修路。那么,我們又應當鼓勵哪種慈善活動呢?
 
顯然,慈善法選擇鼓勵后者。根據該法第3條的規定,慈善活動是以捐贈財產或提供服務的形式自愿開展的公益活動,而此處的“公益”二字則被賦予了特殊的意涵,具體來說,其在慈善法上至少應具有兩層含義:第一,慈善活動應當具有公共性,即應當以不特定的人為對象,其既可以以某類人為受益人,如資助失去父母的孤兒,也可以以所有人為受益人,如捐資改善生態環境,換言之,慈善法所調整的慈善活動不以特定個人或少數人為對象;第二,慈善活動應當具有有益性,即慈善活動應當在客觀上產生有益于不特定對象的結果,而這種結果應當與其開展前所設定之慈善目的相符,諸如某項慈善活動以救助孤寡老人為目的開展,就應當幫助這些長者,而不能轉而去救助孤兒等其他群體。由此,慈善法基于公益性標準不僅闡明了慈善活動背后的共同性,也對其所調整的慈善活動予以明確。
 
事實上,慈善法不僅將調整的范圍限定在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動之中,且還相應賦予其稅收減免等特權。究其原因在于,首先,從效率角度來說,以不特定人為對象的慈善活動,不僅能夠在慈善捐贈有限的情況下盡可能救助更多需要幫助之人,且能夠通過甄別以選擇救助其中最需要幫助之人,提高慈善捐贈的使用效率。其次,從功效角度來說,就慈善組織所開展的諸如救濟貧困、促進教育、保護環境等活動而言,上述活動同樣屬于政府所應承擔或提供的公共福利之范疇。在此意義上,如果慈善活動已經部分提供了政府本應承擔或提供的公共福利,那么政府就應當部分免征用以提供公共福利的稅收,畢竟政府提供公共福利有賴于通過稅收征繳的方式籌措資金,這也正是政府賦予公益性慈善活動以稅收減免等特權的理由,更是其應當積極鼓勵公益性慈善活動開展的原因。
 
據此,慈善法以是否具有公益性為標準將慈善活動一分為二,并著重鼓勵和保障那些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動,無疑具有積小善以行大善之意。與之相應的是,鼓勵行大善也有助于政府予以監管,事實上,慈善法為確保公益性慈善活動開展的合法性與合理性,也相應構建了一整套以民政部門為核心的監督機制,并涵蓋了從慈善組織到慈善捐贈、慈善募捐、慈善信托和慈善服務等活動,尤其是對網絡慈善募捐等當下新興的慈善活動模式也予以回應,構建了較為完整的監督體系,為依法行善提供了堅實的法律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慈善法所調整的慈善活動雖然限定在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動領域,但并不意味那些不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動就無法開展,更不意味著它們處于法外之地。諸如爭議頗大的“羅爾事件”等個人救助問題,仍然受到民法等相關法律的調整。事實上,恰恰是這些不屬于慈善法調整的慈善活動,由于缺乏監督而容易產生如募捐人身份不詳或情況不實、捐贈使用不當或余額處理不明,乃至募捐詐騙等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引導其被納入公益性的慈善活動之中,由慈善組織更為精準地開展資金籌集和監管資金使用,這不僅有助于解決尋求救助之人的切身需要,也相應將慈善法調整之外的慈善納入監督范圍之內,無疑有助于慈善事業更為健康、有序地發展。
 
由此,當我們要回答“什么是慈善”這一問題時,必須意識到慈善法所調整和促進的慈善活動并非所有慈善活動,而如果要進一步對前者范疇內的慈善予以界定,那么我們可以大致如此回答——慈善,意指以具有公益性的慈善目的為導向、以不特定的受益人為對象的活動。
 
 
轉自公益慈善論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論我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護與限制研究 \張勝霞
碩士論文摘要 宗教是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世界上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視域下的宗教:兼論基督教中國化 \黃海波
——基于長三角宗教信仰調查數據的分析 內容提要: 現代多元社會中,宗教與信…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會如何關懷精神疾病患者?這四個提醒激勵人心
       下一篇文章:后《慈善法》時代,社會組織監管是否越來越嚴了?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