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調查
 
古絲路上宗教音樂的交流融合 —— 以唐代法曲為例
發布時間: 2019/8/22日    【字體:
作者:陳然
關鍵詞:  古絲路 宗教音樂 唐代法曲  
 
 
 
絲綢之路是東西方不同文明間交流互鑒的橋梁。音樂作為一種視聽藝術,能夠超越語言障礙進行傳播和交流。從漢代絲綢之路開辟之始,音樂文化交流就日益頻繁起來。到隋唐時期,古絲路的音樂文化交流更是達到高峰。
 
在古絲路的音樂文化交流中,宗教音樂是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對于絲路沿線各國人民的民心相通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中,唐代法曲堪稱反映古絲路上宗教音樂交流狀況的代表。
 
法曲始于隋,興盛于唐。它是漢代以來,中國原有的傳統音樂與南北朝、隋、唐時期從古絲綢之路流入的外來音樂(胡樂)融合的產物。法曲是唐代的“宮廷燕樂”,是唐代歌舞藝術達到高峰的象征,在當時備受當朝者和文人的推崇。《新唐書·禮樂志》記載:“(唐)玄宗既知音律,又酷愛法曲,選‘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園。”法曲盡管是宮廷音樂,但不僅僅用于娛樂,同時也是一種用于歌頌祖先功業的祭祀音樂(雅樂)。
 
學術界對于唐代法曲的藝術淵源尚無定論,但是其內容的構成卻很明顯。唐代法曲是中國傳統的清商樂(所謂“華夏正聲”)、道教音樂,與當時古絲路傳入的外來音樂(包括佛教音樂)的融合,是集清商樂、胡樂、佛曲、道曲于一體的新的音樂形式。
 
融合不同音樂元素的唐代法曲曾風靡朝野,遠播海外。唐玄奘在《大唐西域記》中記載了與天竺國王戒日王的談話,中國“咸歌《秦王破陣》樂。聞其雅頌,于茲久矣。盛德之譽,誠有之乎?”由此可見唐代法曲的影響力。
 
佛教音樂在南朝時期就與中國傳統的清商樂有過融合。在隋唐時期,隨著古絲綢之路商貿、文化交流的日趨頻繁,佛教音樂更多地傳入中原地區并且進入宮廷。
 
唐貞觀十六年(627),宮廷制“十部樂”,其中有八部是外來樂舞。這些樂部以地名、國名為名稱,其中《西涼樂》《天竺樂》《龜茲樂》等都是古絲綢之路沿線地區的樂舞。這些所謂的“胡部新聲”極大地影響了唐代音樂。而當時這些地區大多盛行佛教,因此音樂中包含有大量佛教音樂。
 
以龜茲樂為例。早在公元前后,龜茲已經盛行佛教,現存龜茲佛教石窟中保存有大量表現佛教樂舞的壁畫。在唐代,龜茲樂在中原廣為傳播,對唐代法曲的影響很大。唐代宮廷樂部的構成,無論是樂器、演奏樂工以及樂律變革,隨處可見龜茲樂的元素:唐代音樂文獻所列的樂器中,涉及龜茲樂的20種之多,其中包括羯鼓、五弦琵琶等在所有樂部中不可或缺的關鍵樂器;唐玄宗所設坐、立二部伎,分別有六及八個樂部,前者有《長壽樂》等四部屬龜茲樂;后者有六部為龜茲樂。《舊唐書·音樂志》稱:“自《破陣樂》以下,皆擂大鼓,雜以龜茲之樂。”
 
據宋代陳旸《樂書》記載,唐代樂府就有《普光佛曲》《彌勒佛曲》《如來佛曲》等曲調。而當代對敦煌遺書中唐代的500余首曲名進行考證研究,其中佛曲就有《佛說楞伽經禪門》《散花樂》等281首之多。
 
不僅如此,這些佛教音樂對唐代音樂理論的影響也很大。唐代流行的“二十八調”音樂理論與從古絲綢之路傳入的佛教音樂關系密切。《新唐書·禮樂志》上就說“二十八調”“形類雅音,而曲出胡部”,即采用天竺(古印度)和西域的唱誦宮調。或者也可以說,佛教是“法曲的遠源”。
 
在唐代,由于朝廷的支持,道教得到空前發展,道教音樂也廣受青睞,大量道曲在宮廷宴樂以及典禮儀式中演奏。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霓裳羽衣曲》。
 
《霓裳羽衣曲》是唐代法曲的精品之作,表現了中國道教的神仙故事,用于在太清宮祭獻老子時演奏。《霓裳羽衣曲》不僅是佛教音樂和道教音樂融匯的典范之作,同時也是“胡樂”與“華樂”的合璧。陳寅恪在《元白詩箋證稿》論及《霓裳羽衣曲》時,取宋王灼《碧雞漫志》的論點,是“西涼創作,明皇改之”,認為《霓裳羽衣曲》“本出天竺,經由中亞,開元時始輸入中國”。《霓裳羽衣曲》是唐玄宗將道調法曲與胡部新聲合奏改編而成。據北宋王溥《唐會要》的記載,是改編自西涼樂《婆羅門曲》。不過,《霓裳羽衣曲》不僅僅局限于此,它有龐大而多變的曲體和很多伴奏樂器,實際上是融合了當時不同音樂元素的集大成之作,其中自然也融入了從古絲綢之路上傳入的宗教音樂元素。
 
同樣,當時唐玄宗詔請道士司馬承禎所制的《玄真道曲》,工部侍郎賀知章所制的《紫清上圣道曲》也是如此,都汲取了從古絲綢之路傳入的音樂中的旋律素材。
 
實際上,唐代道教音樂正是在汲取了當時的宮廷音樂、民間音樂、西域音樂以及佛教音樂等不同音樂元素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
 
唐代法曲堪稱當時音樂藝術的最高成就,對中國傳統音樂的影響至深,成為世界音樂史上的一座高峰。而唐代法曲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在于它融合了不同的音樂文化,兼容并蓄,既繼承了傳統,又汲取外來音樂的特色,體現了中華文化厚德載物的包容精神。據《新唐書》記載,唐玄宗“詔道調、法曲與胡部新聲合作”,這樣就為佛教、道教,以及從古絲路上傳入的其他地區的音樂進行交流合作提供了條件。
 
在古絲綢之路的文化交流中,宗教音樂在其中占據著重要的位置。時至今日,絲綢之路仍是一條重要的文化長廊,在沿途各國的音樂藝術中,依然到處都可以尋覓到這些古老“音符”的痕跡。交流互鑒是文化發展的動力,這也是古絲綢之路對后人的啟示。
 
本文刊《中國宗教》2018年第9期
 
微言宗教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論我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護與限制研究 \張勝霞
碩士論文摘要 宗教是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世界上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視域下的宗教:兼論基督教中國化 \黃海波
——基于長三角宗教信仰調查數據的分析 內容提要: 現代多元社會中,宗教與信…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明清內地伊斯蘭教經堂教育話語體系的歷史意義 ——從《經學系傳譜》談起
       下一篇文章:大禹治水神話的資源化與遺產化實踐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