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活動
 
明清伊斯蘭學者對“禮拜” 詮釋的初探
發布時間: 2019/8/22日    【字體:
作者:馮峰
關鍵詞:  明清 伊斯蘭學者 “禮拜”  
 
宗教修行,作為一種儀式,承載著深刻的內涵。禮拜,是伊斯蘭教五功之一,阿拉伯語為“撒倆特”,波斯語為“乃瑪孜”。禮拜主要包括每日五次禮拜、每周一次聚禮和每年兩次會禮等。本文旨在通過研究明清伊斯蘭學者對“禮拜”的系統、多元詮釋,考察我國伊斯蘭教經學思想的中國化特征。
 
一、禮拜規制的系統詮釋
 
伊斯蘭教認為,正確的認識是行為端正的基礎,要求禮拜者在禮拜前對其條例、儀則、類別及應有之態度有充足的認識,然后進行禮拜。劉智說“禮拜為吾民日用功夫之本”。他在《天方典禮·禮拜》中詳細闡釋了條例、儀則與禮拜的關系,特別強調了禮拜中敬慎、守中的精神對修身的重要性,并對禮拜的類別做了明確的說明。
 
首先,劉智闡釋了“條例全,儀則備,則禮拜成”的教法主張。禮拜的條例共六項,分別是沐浴、盛服、潔處、正時、正向、立意;儀則亦是六項,分別是端立、舉手、誦經、鞠躬、叩首、跪坐。條例是禮拜的前提,缺此前提不可禮拜,儀則是禮拜的規矩,缺此規矩禮拜不成。劉智用機杼、布帛、經緯比喻條例、儀則、禮拜三者的關系密切,不容紊亂,不可偏倚,告誡禮拜者應以細密的功夫達成禮拜的周全。“譬如織布帛,條例猶機杼,禮拜猶布帛,儀則則布帛之經緯也。布帛以經緯為質,待機杼而成,禮拜以儀則為質,待條例而成。條例全,儀則備,禮拜乃能盡善;條例不全,儀則不備,則不能盡善。以機杼、布帛為喻,布帛有經緯,一毫絲縷,紊亂不得;機杼有橫軸,分寸安置,偏倚不得。功夫當如何細密,則知禮拜之條例則儀,亦當如何周全矣,禮拜者,存心加謹焉。”
 
其次,劉智認為禮拜者應當具備“當時守中”的態度和“誠敬純篤”的精神。“當時”是指每天五番禮拜要在固定的時間段內完成。“守中”在時間層面講有兩個含義,一是指在每番禮拜相應的時間段內尋求最佳的時刻;二是指每次禮拜的時段正值每天晝夜時間的中節及其交替時段。他說:“凡禮拜,務當其時,務守其中。時,即各禮之本時,中即各時應禮中正之候。每一時,皆有初中末,皆有應禮之正候。如晨禮,禮于時末;晌禮,夏時禮于時中,冬時禮于時初;䀯宵二禮,禮于時中;昏禮,禮于時初。此為至貴時候也。一曰:中者,五禮之時,各有所為中也。晨禮,乃夜交晝之中;昏禮,乃晝交夜之中;晌禮,乃晝之中;宵禮,乃夜之中;晡禮,居四禮之中。經云:爾民禮拜,務守其中,其斯之謂也。”劉智認為,除了在時間方面的“守中”,禮拜者還應做到態度的“守中”,先要在外貌上表現出端莊、嚴肅與恭敬,繼而做到思慮集中,心無旁騖。他說:“一曰:中者,心也。禮拜之人,既端莊、嚴肅、恭敬于貌矣,必守制其心,毋使思慮旁騖,偏著外馳,此義甚善。”也就是要求禮拜者“誠敬純篤”,保持“神存心臨,內慄外兢”的心態,禮拜中行為上“毋外慮,毋旁顧,毋搔手,毋舉足,毋作聲”,精神上“無思、無慮、無惰、無忽”,從而“致精神于冥冥之中,謹方寸于贊頌之際,而后能盡昭虔對越之功也”,達到與真主“交言訴機”的目的。
 
再次,劉智以類似“天人相副”的視角闡釋了禮拜的定制與宇宙規律的合一性。在中國思想史上,漢代董仲舒最早提出“天人相副”的思想,他認為“唯人獨能偶天地。人有三百六十節,偶天之數也”。劉智以相似的思想詮釋了禮拜者通過完美遵守禮拜的定制與天地運行相契合的思想。他認為每日禮拜中的拜數、叩首次數、贊念次數的總和為274,如果在此數末尾前添加小數點,則接近月亮公轉的天數27.3。“總一日之禮,三十二拜,六十四叩,一百七十八贊,通為二百七十四數,蓋合于月行一周天之數。”劉智認為,每周五的聚禮象征一周的循環,“七日一聚。天地之數,七日來復,吾人七日一聚禮焉。蓋以省滌七日之愆,又以征來復之義也。”這種具有神秘主義傾向的詮釋,將人的宗教修行視為參悟宇宙運轉的媒介。
 
最后,劉智提到禮拜的不同類別。每日的禮拜、每周的聚禮與每年的會禮是每個穆斯林應盡的宗教義務。此外,為了追求宗教上的進步、境界上的提升,抑或是滿足某種心理需求,禮拜者可以增加其他的禮拜。比如明禮(上午拜)、夜功(夜間拜)及祀親之禮等,明禮、夜功對圣人、賢學、廉善之人來說,分別是主制、圣則、副功,普通大眾不必承擔,反映了宗教修行因人而宜的原則。劉智說,“惟大人有明禮,有夜功,有祀親之禮。大人乃賢而有學有位之稱;明禮,巳時之禮也;夜功,靜夜之禮也;此二禮,在圣人為主制,在賢學為圣則,在廉善為副功,于庸眾無責也。祀親之禮,其仁人孝子之為乎,亦禮于巳時。”
 
綜上所述,劉智系統闡述了禮拜的條例、儀則、類別,并探討了各要素之間的關系及其內涵。通過比較,我們發現劉智對教法層面的論述,包括禮拜的條例、儀則、時間、類別,絕大部分來自《偉嘎耶》。區別在于,《偉噶耶》及其注釋是教法注釋經,相比《天方典禮》更詳備,而《天方典禮》則側重于“撮其初學之所當曉者,分節而解之”,更側重文化普及,便于中國社會了解伊斯蘭教的儀禮。劉智在禮拜應有的態度中特別強調“守中”“誠敬”的精神。眾所周知,中、敬作為修養論的概念一直是儒家理學的重要議題,程頤認為“主一之謂敬”“敬為閑邪之道,敬而無失乃所以中。”朱熹進一步將“敬”升格為理學功夫之本,“敬者功夫之妙,圣學之成始成終者皆由此。”雖然,劉智與理學家都很強調“敬”的重要性,但是對于敬的對象卻不同,劉智認為敬的對象是獨一的真主,而理學家卻是模糊的“一”,也正是在此層面上,杜維明認為劉智對理學本體論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戰”。
 
二、內在意義的多元詮釋
 
格爾茲認為文化是象征的和有意義的。禮拜是伊斯蘭教的“支柱”,象征著穆斯林的世界觀、人生觀,明清伊斯蘭學者對“禮拜”內在意義的詮釋隨著歷史地累積成為中國伊斯蘭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認為,禮拜具有“脫離苦難”的普遍意義,“忠孝兩全”的倫理意義,“全體歸真”的超越意義。
 
第一,禮拜具有“脫離苦難”的普遍意義。特納認為宗教行為的主體具有生物特性,生物特性因主體遭遇的不同,一定會受到社會不同的壓抑或成全而造成不相同的情緒、意欲,而儀式和象征的力量則可以駕馭生物性的意欲,并使社會壓抑和沖突得以轉化。①馬注對禮拜意義的詮釋基于由受難轉向感恩的視角。伊斯蘭教認為,禮拜源自歷代圣人在“脫離苦難”中的祈禱,真主把不同時段的禮拜漸次敕命給“受難”中的五位圣人作為主命,至穆圣時“集大成”,成為穆斯林每日必須的宗教修行。馬注說:“五課者,五圣脫離大難之拜。前圣各征一奇,以至誠感應為圣。至吾圣受天封冊,奏奉主命,……則兼五課而行之,道集大成,功在萬世”。②
 
馬注從兩個層面詮釋“脫離苦難”的意義:第一,禮拜作為主命給予當時的圣人的歷史意義;第二,禮拜作為主命給予穆圣及其信眾的普遍意義。這兩個層面將有限的歷史意義與無限的普遍意義相統一,從而詮釋禮拜作為回應“人生苦難”的宗教儀式對穆斯林的重要性。晨禮兩拜,對于受遣到世間的阿丹而言,“一為感謝真主與脫離黑暗,二為感謝真主與復得光明”。對于穆圣及其信眾而言,“一為感謝真主與脫離逆恩之黑暗,二為感謝真主與得認實之光明”。晌禮四拜,對于受焚燒之難的伊卜拉欣而言,“一為感謝真主與釋父母之憂,二為感謝真主與釋兒女之憂,三為感謝真主與釋仇人之憂,四為感謝真主與釋火棚之憂”。對于穆圣及其信眾而言,“亦與解釋四憂:一眷屬之憂,二塵世之憂,三邪魔之憂,四火獄之憂”。晡禮四拜,對于深陷魚腹的尤努斯而言,“一為感謝真主與脫離違命之黑暗,二為感謝真主與脫離海中之黑暗,三為感謝真主與脫離海水之黑暗,四為感謝真主與脫離魚腹之黑暗”。對于穆圣及其信眾而言,“亦與脫離四黑暗:一墳中黑暗,二后世黑暗,三罪業黑暗,四火獄黑暗”。昏禮三拜,對于處于戰爭困局的爾撒而言,“一為感謝真主與免圣母之憂,二為感謝真主與免追兵之憂,三為感謝真主與免海水之憂”。對于穆圣及其信眾而言,“亦與脫離三憂:一仇人之憂,二墳塋之憂,三火獄之憂”。宵禮四拜,對于被圍追堵截的穆薩而言,“一為感謝真主與解邪教之憂,二為感謝真主與解眷屬之憂,三為感謝真主與解追兵之憂,四為感謝真主與解江水之憂”。對于穆圣及其信眾而言,“亦與脫離四憂:一罪過之憂,二妻子之憂,三墳坑之憂,四火獄之憂”。③“脫離苦難”的普遍意義,包括禮拜可以免除父母、妻子、兒女的困厄,免除惡魔的誘惑,免除仇人、墳塋、罪惡、火獄的憂愁。也就是說,禮拜使人免除各種憂愁、煩惱,內心得以寧靜、明志,進而“正心誠意,修齊治平,天爵人爵,孰愈于此”。
 
第二,禮拜具有“忠孝兩全”的倫理意義。有子曾說“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提出了本、道、孝、仁的相互關系。王岱輿引用有子的話,加以伊斯蘭教式的闡發,表達了“忠孝兩全,方為正教”的思想。王岱輿所謂的“忠”,又稱“真忠”,“真者,化滅諸邪;忠者,斬除萬有。此為人之大本也,是故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本若不立,何道之有?吾教自生民以來,不拜像,滅諸邪,方謂之清凈;尊獨一無二主,方謂之真忠”。王岱輿又提出“至孝”的觀念,他引用“爾等拜主,爾等孝親”的經文,認為“事主以下莫大乎事親。”因此,“孝也者,其為人之本歟。”為人是基于人的理想模式上對“為仁”的解讀,真正的“人”應該“為仁”,而“為仁”首先要從“孝親”開始,基于伊斯蘭教的“兩世觀”,“孝親”的最高境界是在自己的宗教修行中時常為父母祈禱永恒的幸福,“拜末五次祈求,施濟貧難,意歸祖考,其為性命之至孝也”。因此基于伊斯蘭教的信仰,王岱輿認為“真忠者必孝,行孝者必忠,忠孝兩全,方為正教。”④
 
米萬濟在《教款微論》中闡述了禮拜中內含的“孝親”意義。據傳,五次禮拜為五位圣人所遺留的宗教修行,因為不同圣人有無父母的情況不同,故而禮拜的拜數也有所不同,而五次禮拜到穆圣的時代得以“完全”,其中天道人道兼具,包含了“孝道猶愈于前圣”的意義,穆斯林明此道理,自應常念反哺之恩,孝思不匱。米萬濟引經據典說,“經云,寅時二拜,乃人祖阿丹圣人所遺,圣乃真主用土造化,不由父母所生,惟作二拜感謝真主造化之恩。未時四拜,乃益卜拉希埋圣人所遺,圣本父母所生,前二拜感謝真主垂慈救避火難之恩,后二拜求饒父母之罪。申時四拜,乃尤怒思圣人所遺,前二拜感謝真主垂慈得出魚腹之恩,后二拜求饒父母之罪。酉時二拜,乃耳撒圣人所遺,圣有母無父,前二拜感謝真主垂慈不落于冤枉之恩,后一拜求饒母罪。戌時四拜,乃母撒圣人所遺,前二拜感謝真主垂慈海中得過免死讐手之恩,后二拜求饒父母之罪。外有三拜未特雷,乃貴圣穆罕默德所遺,因寄念萬代之教生愈于父母,故不作單為父母求饒之拜,但前圣各拘一時拜里求饒,吾圣相兼五時求饒父母之罪,其孝道猶愈于前圣也。智者參之,朝拜真主者,盡其天道也,求饒父母者,盡其人道也。遵行五時之拜者,天人之道兼盡,忠孝之道兩全,仁人孝子豈不致意焉。”⑤
 
第三,禮拜具有“全體歸真”的超越意義。人類學中將宗教儀式劃分為強化儀式、轉化儀式兩種類型。就其所指而言,禮拜既具有強化的功能,亦含有轉化的作用。⑥禮拜強化了作為有限的、經驗的人與無限的、超越的對象之間的關系,將人從有限的、經驗的“困境”中全身心轉向永恒的、超驗的“歸真”旅程。劉智認為,“全體歸真”的意義內在于“跪拜起止”之中。他說“禮拜則塵情盡卻,生人之本性見矣。本性見而天運不息之幾,與一切幽明兼備之理,莫不于拜跪起止間見之矣。”“全體歸真”就是心靈要從世俗世界轉向神圣世界,全身心沿著真主創造人的道路歸回真主,這是一個漸進的“郵遞”過程,“凡人欲行道,必先識路程.而后可長驅以往,不然。則歧途異向,終無到月也。蓋人自主命之初,歷胎胞以迄于成人,其中所歷之境不一。多歷一境,即與本來之地,多遠一層,愈歷愈遠,故其歸根復命,難而又難。當日郵遞而來,今日豈能一蹴而返?禮拜者,踐其原來所歷之境,而步步漸次以返之也。當日自主命步步郵遞以至于今生,今日即由此生步步郵遞以復歸于主命,此禮拜之至義也。”
 
劉智認為“郵傳驛度,漸次還家”,要經過四個階段。禮拜的四個動作“義蘊精深”,象征著穆斯林如何“全體歸真”的四個階段。首先,立,“戴天履地”,呈“挺然代主立極之象”,就像臣子接收君王的敕命,“必以復命為念”。站,“屈首懸身”,呈“鳥獸平脊卑順之象”,鳥獸受動物靈魂的支配,只知道滿足自己的生理需求,拜中站立就是要警示穆斯林要“除食色以逾嗜欲之海”。叩,“從首倡身”,呈“草木麗土初萌之象”,草木受植物靈魂的支配,惟有枯榮,即是生死,拜中叩首旨在提醒禮拜者“去榮枯而超生死之關”。跪,“端坐沉默”,呈現為“儼然末生無為之體”,“無為之體者,意常清靜,而還無始之真也。”禮拜的四個動作反復強化了禮拜者舉意歸真,漸次達到洞察無欲、無常、無為的境界,最終“全體歸真”。馬徳新又從陰陽互動的方面解釋禮拜的四個動作,詮釋“全體歸真”的超越意義。他認為禮拜動作的象征意義是真主指示禮拜者“人由先天而來于后天,復由后天而返于先天之理。”陰陽是中國哲學中解釋宇宙運動生成的基本概念,馬德新借此概念,從陰陽互動關系認為“蓋立者直也,純陽之象也。躬者,直中之曲,乃陽中之陰也。叩首者,曲之極,純陰之象也。跪者,曲中之直,陰中含陽也。純陽為火,純陰為水,陰中之陽為氣,陽中之陰為土。”⑦伊斯蘭哲學認為四行,而非五行是宇宙生成的基本要素,禮拜四儀中“陰陽四行”的象征意義,指明禮拜者“全體歸真”的途徑,“四儀乃示其人由先天而來于后天,以四行為本,今欲復還先天不免過此四行之象也。”
 
穆斯林漢文譯著家所處的時代,思想上以宋明理學為主導,重視對性命義理的追求。他們依據伊斯蘭教經典,結合中國文化和時代需求,從多維度詮釋了禮拜的普遍意義、倫理意義和超越意義,表現出高度的“文化自覺”,使得伊斯蘭教的經學思想具有了鮮明的中國色彩。
 
原載《中國穆斯林》2017年第4期)
 
中國伊協在線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論我國宗教平等的法律保護 \彭瑞花
【摘要】宗教平等在我國宗教法治建設中意義重大,國家已制定出相對完善的宗教法律體…
 
和諧社會視野下宗教立法問題研究 \黃坤
【摘要】:宗教立法有多種含義,本文所指的是國家立法機構制定涉及宗教事務的法律法規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耶穌會士與哥白尼學說在華的傳播
       下一篇文章:清教與哈佛:“美國教育的獨立宣言”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