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財產
 
日本寺廟的現代化轉型之路
發布時間: 2019/8/22日    【字體:
作者:郭瑞嬋
關鍵詞:  日本 寺廟 現代化轉型  
 
 
在當前城市化、老齡化、少子化日趨嚴重的日本社會里,寺廟從往昔的輝煌中走來,正處在尋求轉變的十字路口。
 
唐朝時期,日本遣唐使來華,漢傳佛教文化源源不斷地傳至日本;后又有鑒真和尚東渡弘揚佛法,給日本帶去了醫藥、書法、建筑等領域的知識和技藝;宋朝時期,日本榮西大師兩次來華求法,禪宗文化隨之傳入日本。
 
實際上,寺廟是日本傳統文化的發源地,諸如漢字、茶道、花道等文化皆從寺廟向外傳播,對后世產生深遠影響。至江戶時代,幕府將軍德川家康設置“檀家制度”,寺廟與國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并得到了穩定的經濟支持。
 
如今,檀家制度衰落,寺廟面臨經營困境,與人的聯系也漸趨疏遠。為尋出路,一些寺廟可謂殫精竭慮。
 
經營之困
 
位于京都三條商業街上的瑞泉寺已有400年歷史。住持中川龍學是一位插畫師,插畫是他的興趣愛好,也是他用來賺取生活費用的兼職手段。實際上,早在中川龍學的爺爺與父親還擔任住持時,兩位也需另尋兼職以維持生計——爺爺賣鹽,父親兼任幼兒園園長。
 
在日本,寺廟住持做兼職并不是新鮮事。維持與修繕寺廟往往需要很多花費,住持承受著很大壓力。中川舉了個例子,瑞泉寺僅修復去年因臺風受損的一個寺廟屋頂,就需要花費1億日元(約合600萬元人民幣)。
 
過去,依靠檀家制度,寺廟能夠獲得穩定的經濟來源,不難進行維持。江戶時代的檀家制度規定:每個國民歸屬于特定寺廟,祖先的牌位被要求安放在寺廟里,家族世代(即檀家)繼承墓碑,由寺廟僧侶做日常管理與護持,檀家負有維持寺廟開銷的責任。
 
檀家制度所形成的“寺廟—檀家”關系一直延續到現代,并仍作為部分寺廟經濟來源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日本約有7.5萬座寺廟。一些有名的寺廟如東京淺草寺、京都清水寺等,就像“大企業”,擁有許多資源,旅游觀光收入可觀。但大部分寺廟都是“中小企業”,只能靠檀家捐贈、舉辦葬禮與管理墓地生存。
 
現今,日本社會面臨著多重困擾,檀家制度不可避免地受到沖擊。老齡化、少子化帶來人口減少與家族代際傳承中斷,并催生無緣社會問題——血緣、地緣和社緣關系乏力。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發布的調查,日本65歲以上的高齡家庭占比達到47.2%,其中僅有夫婦兩人的家庭與單身家庭共占比58.9%。此外,日本內閣府針對55歲以上的高齡者的對話、外出頻率調查顯示,在單身家庭中,大約有兩成的老人一周或一周以上才與家人或朋友進行一次對話,也有一成的老人一周或一周以上才外出一次。可以窺見,相當一部分人正面臨生前失去社會聯系、死后無后代供養的困境。
 
這影響著寺廟的生存空間。大阪大蓮寺住持秋田光彥觀察到,最近二三十年,由于沒有后代的家庭很多,家族墓已經很難傳承下去。大蓮寺的檀家數量從2002年的450家下降至現在的350家。
 
此外,隨著城市化發展,人口加速流動,鄉村里的檀家制度也面臨著瓦解。潮音寺位于日本三重縣一個沿海漁村,該寺副住持內田裕大表示,人們紛紛遷移到大城市,寺廟檀家流失嚴重,他還沒找到合適的辦法去應對。
 
在日本,像內田一樣陷入迷茫的僧侶并不少,他們對未來寺廟應該如何維持發展感到困惑。
 
重新認識寺廟
 
困境之下,日本社會各方力量不斷尋求破局之策。民間組織“寺廟的未來”應運而生。“寺廟的未來”致力于探索寺廟新的發展方向,為寺廟僧侶提供培訓與經營咨詢服務,利用網站、社交媒體等推廣寺廟,以支持寺廟的發展。
 
“寺廟的未來”創始人井出悅郎今年40歲,曾在銀行做企業經營咨詢工作。因為經常遇到寺廟主辦的大學向他咨詢經營問題,他對佛教與寺廟產生興趣,思考起寺廟的生存與發展問題。在競爭激烈、節奏快速的銀行里,井出悅郎認為自己也需要停下來思考。于是,他在2014年創辦了“寺廟的未來”。
 
在井出悅郎看來,寺廟在當代出現經營困境,不僅僅是因為檀家減少,還有寺廟原有定位及功能轉移等原因。
 
“寺廟的未來”2016年頒布的一項調查顯示,掃墓是人們拜訪寺廟的最大目的,其次是法事以及葬禮。目前,人們對寺廟的印象單一化,把寺廟看作辦法事、辦葬禮的場所。井出悅郎認為,寺廟的轉變需要社會對寺廟的重新認識。
 
他介紹,在日本歷史上,寺廟與人的聯系十分緊密,寺廟往往是一個村落的中心,是所在村落人際關系的聚集地,承載著村落的歷史記憶。作為人際關系的聚集地,實際上寺廟具有多種社會功能,它承擔了一定的基礎教育功能,提供醫療服務,并發揮社會福祉功能。在江戶時代,寺廟還具有人口管理功能,檀家的通行證、結婚證皆由寺廟發放。
 
明治維新后,這種多功能的寺廟定位被打斷。日本掀起學習西方文化的熱潮,“宗教”(Religion)一詞傳入日本,隨后寺廟、神社等場所被認定為宗教場所,被賦予宗教法人的身份,受《宗教法人法》管控。井出悅郎說,這切斷了寺廟原有的包容性。
 
此外,隨著現代政府機構的職能擴張,寺廟的社會福祉功能漸被取代,僅留下為檀家辦葬禮與管理墓地的功能。
 
“寺廟有了人際關系,才會有經濟的基礎。”井出悅郎認為,為應對經營困境,寺廟需要重新積累多元的社會關系資源。
 
多樣化探索
 
早在上世紀90年代,面對日本社會轉型的征兆,大蓮寺就開始了探索。
 
大蓮寺坐落在大阪城中心,至今仍保留著350年前的概貌,唯獨寺廟墓地前的建筑有明顯變化。1997年,一座圓筒形的鋼結構寺廟建筑在墓地前立起——大蓮寺的附屬寺院應典院重建后正式投入運營,作為獨立文化中心面向全社會開放。
 
應典院與一般傳統寺廟不同,沒有墓地,也沒有檀家。傳統寺廟的本堂大都設有香火與金幡,應典院本堂僅有放置在正中間墻壁前的一座佛像,空間開闊。根據需要,本堂可布置成不同場地。這是本堂,同時也是一個能動的沙龍、戲劇廳、放映廳、藝術展覽廳等。應典院與非營利組織“應典院寺町俱樂部”進行合作,由寺町俱樂部帶頭組織策劃活動,或者由寺廟外的市民團體、非營利組織等向寺町俱樂部申請使用場地。
 
運營初始,當時41歲的住持秋田扛住了佛教界一些年老住持的成見。他表示,寺廟本來就是一個不管什么身份的人都可以互相交流的場所,“我想做的不是一個完全的創新,而是恢復寺廟原來發揮的作用。”
 
如今,作為地域文化中心,許多年輕人匯聚在應典院里,寺廟熱鬧而有活力。
 
結合無緣社會現狀,大蓮寺也進行了諸多嘗試,其中一個突出的創新是2012年設立的“生前個人墓·自然”。“生前個人墓”,顧名思義,是人們在生前申請的去世后的墓碑。據介紹,有了墓碑后,人們就會經常到寺廟里參拜。通過一起參加諸如聚餐、旅游等活動,原本沒有接觸的陌生人就有可能慢慢成為一個大家庭,讓獨身的人在晚年可以老有所依。
 
在秋田看來,寺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即教育人們如何更好地生活,涵蓋“教導”“治愈”“照顧”三方面機能。
 
除了大蓮寺,位于京都的瑞泉寺與正定院也都結合自身特色,做出了轉變。
 
大約15年前,瑞泉寺就曾為一名患絕癥的DJ(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在寺廟的庭院里舉辦了一場南美音樂風格的DJ音樂會。中川對此印象深刻,這場音樂會給予臨終病人以關懷,也提供了一個開放的平臺,讓人們在寺廟里放下平日的煩惱。
 
寺廟承辦活動,曾引起中川父親的不滿。但是中川希望能盡量維持寺廟與人交流的感覺,希望“這個寺廟能被更多人使用,尤其是藝術家”。
 
因為插畫師職業的緣故,中川結識了許多藝術家朋友,這也成為瑞泉寺對外開放場地使用的契機。因為寺廟里有充足的空間,藝術家們可以在瑞泉寺辦活動,進行音樂、繪畫等藝術表演與創作。通過舉辦活動,瑞泉寺與藝術家們結了緣。中川相信,當瑞泉寺遇到困境,藝術家們會伸出援手。
 
位于京都出町柳一帶的正定院則通過設立茶道、書道、祭典舞蹈等傳統文化課室建立“社緣”。正定院曾與一個名為“田中村”的村落建立緊密聯系。歷經地域變遷,田中村早已消失,過去村莊集體用以獻佛的祭典舞蹈卻在1998年得到了恢復。現在,正定院每月都會舉行兩次祭典舞蹈練習,附近不同年齡、不同身份的居民憑興趣參與,住持木村純香、繼承人木村武揚也一同參加練習。
 
年輕的繼承人木村武揚還打算帶領正定院展開新的探索。他今年29歲,從小對佛教與寺廟感興趣,大學時就已決定成為住持接班人。“和尚本來就受人敬重,他們幫助人的辦法有兩種:精神上的和經濟上的。根據特長,我希望自己能從經濟上幫助人。”木村武揚設想未來在寺廟開展信托咨詢服務,幫助人們管理財產及遺產。
 
目前,木村武揚一邊在寺廟實踐,一邊在東京的信托銀行上班,學習有關信托服務的知識,并通過與銀行客戶接觸、交流,增進社交能力。當掌握了這兩方面的內容后,他就可以回到正定院正式開始住持生涯。
 
“寺廟的核心價值不是建筑或舉辦的各式活動,而是里面的人。”井出悅郎說。
 
原標題:無緣社會里的日本寺廟
 
來源:2019年7月24日出版的《環球》雜志 第15期
 
轉自社會學吧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論我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護與限制研究 \張勝霞
碩士論文摘要 宗教是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世界上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視域下的宗教:兼論基督教中國化 \黃海波
——基于長三角宗教信仰調查數據的分析 內容提要: 現代多元社會中,宗教與信…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古代紙質衣物與僧伽生活考釋
       下一篇文章:地宮佛教舍利與錢幣供養——以法門寺地宮為例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