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法律解讀
 
中國近現代法學的原點 | 西方法學邂逅中國傳統
發布時間: 2019/8/8日    【字體:
作者:王健
關鍵詞:  中國近現代法學 西方法學 中國傳統  
 
 
中國近現代法學主題宏闊,文獻資料浩繁,著述盲點多。在過去多年的學習和研究中,筆者嘗就中西界面下的細枝末葉,略做一些微不足道的考證與探索,形成幾篇小文。這些小文主要以新近發掘文獻資料的成就為基礎,并在強烈好奇心的驅動下完成的。
 
諸如西方法學最早何時來到中國、來華外人對中國法的發展產生過怎樣的影響、羅馬法傳播中國的歷程與途徑如何、中國與德國在法律領域有過怎樣的交往、移植西法過程中漢語法律詞匯是如何創制出來的、日本起過怎樣的作用、以吳經熊為代表的中國法學家怎樣探索超越東西方之路等,總之,皆為興趣之作。
 
明萬歷四十三年,西歷1615年的一天,南京城里一位眼深鼻尖、胡須黃色的西洋人,正端視手中甫經刻梓的一本小冊子,躊躇滿志,他就是意大利人耶穌會士王豐肅(Alphonse Vagnoni,1566-1640)。
 
小冊子雖然滿篇漢字,可是內容讀來頗為費解,有的甚至聞所未聞,因為里面描述的情形在中國最西,“距中國記程九萬里”,故取名“西學”。不久“南京教案”爆發,身陷囚籠的王豐肅被逐至澳門。
 
幾年之后,他改名高一志,再返內地,輾轉至山西絳州一帶,為教務執著奔波的同時,繼續鉆研中文經典,比較中西,奮力著述,意在“有所取而助中國之學”。
 
他研究和著述的范圍,不僅有代表職業使命的宗教教義,還深入涉及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學、倫理學、邏輯學,以及阿奎那的神學政治論等諸多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秉持學術傳教的理念,音譯加意譯地揉合,把這些知識重新排列在儒家學說框架內,破天荒地取名為“修身西學”“齊家西學”“治平西學”,剞劂成書。
 
明清來華歐籍會士無慮數百(榮振華說約有700名),中文著述萬牛可汗,但涉及泰西政治學、法學、倫理學、家政學、心理學等內容的書籍,極為罕見。
 
相形之下,高一志的西學三書,值得珍視。
 
高一志的西學作品,和另一位耶穌會名宿艾儒略(Jules Aleni,1582-1649)撰寫的《西學凡》《西方答問》《職方外紀》,都在西學整體框架下介紹了西方的“法學”。
 
他們不僅確定了法學與其他學問之間的關系,也對法學在整個西學系統中重要地位給予了充分說明。
 
高一志說,西方教育始于文學,文學畢,則眾學者分于三家,各行其志,或從法學、或從醫學、或從格物窮理之學,此三者“乃西學之大端也”。
 
“格物窮理之學”在西方名號最尊,又細分為五家:
 
一是“落熱加”(今稱邏輯學),明辨之道;
 
二是“非昔加”(今稱物理學),察性理之道,明剖萬物之理;
 
三是“瑪得瑪弟加”(今稱數學),察幾何之道,審究形物之分限者也;
 
四是“默大非昔加”(今稱形而上學),察性以上之理,總論有形諸物之宗理;
 
五是“厄第加”(今稱倫理學),察義禮之學。“厄第加”“其務不外乎三者:先以義禮修身,次以身齊家,終以家治國是也”,于是乎,西方的義禮之學與中國的修齊治平之學被擺到了同等位置。
 
高一志用“家”這個字表示西學的各個分支,不由令人聯想到中國先秦時期以研究主體為分類標識的諸子百家。百家之中,法家是最具影響力的流派之一;而在西方,法學又是西學的三大端之一,這或許又暗示了另一個對應關系。
 
與高一志有所不同的是,艾儒略以“科”類名,將西學統歸為“六科”,即文科(勒鐸理加)、理科(斐錄所費亞)、醫科(默第納濟)、法科(勒義斯)、教科(加諾搦斯)、道科(陡錄日亞)。
 
他完整介紹了這“六科”的進學次序,并概述了各科的主要內容。
 
其中,法科又稱“勒義斯”(leges),“操內外生死之權,即國王治世之公典,乃天命之聲也,國家之筋也,道德之甲也,五倫之紐也,雅俗淆亂之斧也”;“上合天理,調萬事,平萬邦”;學習為期六年,嚴試授職,學有成效者,或為法師(即律師),凡讀書之士,率由此途而進,“故西國從古恒立法律之庠,以共講明決斷人事之本”等等。
 
以上的描述和介紹,是歷史上以漢字或者新的漢字組合表達西方法學概念最早的一批文獻材料,涉及法律的概念、性質和作用等基本問題,以及歐洲的政制機構、法律學校和法律職業等豐富信息。
 
實現這一創舉的前提,首先是打通兩套陌生符號系統間的隔膜,建立彼此概念的對等關系。
 
最初來華的耶穌會士,大都下過用拉丁文注解漢字的苦功。留傳至今的《西字奇跡》和《西儒耳目資》等字書,便是當年他們苦心孤詣突破語言文字障礙的見證。他們“能華言”,深通中國經史。
 
羅明堅(Michel Ruggieri,1543-1607)僅用兩年多時間,就掌握了一萬五千個漢字。利瑪竇(Mathew Ricci,1552-1610)一再向歐洲人強調“我們會說這個國家本土的語言,親身從事研究過他們的風俗和法律”,還專心日以繼夜地攻讀過他們的文獻(《利瑪竇札記》中譯本第3頁)。
 
金尼閣(Nicolas Trigault,1577-1629)為編譯《中國歷年王朝錄》(Annales Regni Sinensis),閱讀過《尚書》《左傳》《史記》《漢書》《資治通鑒》等120種書。
 
為了盡可能讓中文讀者理解西方的概念,他們以類比、歸納和解析漢字結構的格義之法,比較系統地確定了一批表達西方概念的名詞或短語。這些被賦予特定含義的名詞術語,如“法學”“法律之學”“法科”“治科”“法典”“公法之學”等,含義穩定,至今沿用。
 
其實,將固有漢字“法學”在“勒義斯”的意義上加以界定和運用,本身就表明,這些語詞蘊含的概念已完全超出了中國傳統的刑名之學或律例之學的范疇,只是由于種種復雜原因而令這些作品湮沒不彰,極少流傳。
 
1668年11月,安文思、利類思、南懷仁等傳教士接到向康熙帝匯報西學的命令,在精心準備匯報材料時,便刻意刪去了可能觸及皇權的、天主教及不吉祥的內容。中國禮儀之爭的沖突爆發之前尚且如此,之后的情形更是可想而知。
 
明清之際初次傳入的西方法學,與時隔兩個半世紀之后再次傳入的西方法學,本質上屬于同一范疇。盡管相比前者,后者在內容、傳播主體及傳入方式上出現了諸多新情況,發生了諸多新變化,但終究不過是在前者基礎上的某種延伸和擴展。
 
從丁韙良的《西學考略》(1883年)、愛若瑟的《西學啟蒙》(1896年)等書中,我們仍能看到利瑪竇時代敘事方式的某些痕跡。至于前后兩次相遇的時代背景,中經阻斷的緣由與后果,從初識相遇到轇轕不清甚至碰撞沖突的歷史文化意義等方面,向來是中外關系史家關注的重大課題,這方面的研究成果也相當豐碩,這里不必重復。
 
這里只想強調的是,從現有文獻材料看,明清之際傳入的西學,并非后世出于種種原因經人為“裁剪”之后所呈現的那樣,僅僅是天算、輿地、制器、語言和技藝之類,還包括哲學、邏輯、政治、法學、心理學、家政學等豐富內容;對于后者,過去長期關注不夠,研究疏薄,或語焉不詳,這種狀況亟應改變。
 
此外,西方法學首次用中國語言、中國文字、中國方式予以表達,亦即開啟了西方法學的中國化進程,這一部分內容,應當納入中國近現代法學的研究框架,換言之,應將初次傳入與再次傳入的西方法學視為一個整體,并以一種世界眼光重新審視中國法律文明的重建問題。
 
筆者以為,考辨中國近現代法學發展的源頭問題,是切實推動中國法律文明重放異彩的基礎性工作。
 
在此,謝和耐(Jacques Gernet,1921-2018)先生的關于中西之間的交流、影響和撞擊問題,應高度注意歷史的發展性和歷史的連貫性的觀點,深中肯綮。而強調觀察和探索中外法律文明交往的整體性和連續性有多重意義,至少,它可以否定中國近現代“法學”概念是19世紀末自日本輸入之類的幼稚之說。
 
中國近現代法學主題宏闊,文獻資料浩繁,著述盲點多。在過去多年的學習和研究中,筆者嘗就中西界面下的細枝末葉,略做一些微不足道的考證與探索,形成幾篇小文。
 
這些小文主要以新近發掘文獻資料的成就為基礎,并在強烈好奇心的驅動下完成的。
 
諸如西方法學最早何時來到中國、來華外人對中國法的發展產生過怎樣的影響、羅馬法傳播中國的歷程與途徑如何、中國與德國在法律領域有過怎樣的交往、移植西法過程中漢語法律詞匯是如何創制出來的、日本起過怎樣的作用、以吳經熊為代表的中國法學家怎樣探索超越東西方之路等,總之,皆為興趣之作。
 
還要說明的是,本書各篇小文均未涉及西方法學來華的源頭問題,從本研究領域的完整性而言,存在明顯缺漏,故作本序以為彌補。
 
轉自中國法律評論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論我國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護與限制研究 \張勝霞
碩士論文摘要 宗教是當今社會的普遍現象,世界上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視域下的宗教:兼論基督教中國化 \黃海波
——基于長三角宗教信仰調查數據的分析 內容提要: 現代多元社會中,宗教與信…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考釋 \王亞榮
“不依國主則法事難立”常被提及,傳為東晉道安法師所云,甚至被抽象為道安法師所確…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附法國“面紗禁令”的憲法機理 \王蔚
禁止蒙面規例 (由香港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根據《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樣實現宗教和諧的 \王學風
新加坡是一個移民社會,不同的種族帶著自己的語言、文化、宗教和價值觀念紛至沓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英國憲政中的知識與智慧
       下一篇文章:人民檢察院組織法的合憲性辨析
 
 
   
 
歡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